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在黑死牟回忆彻底曝光后,有关五百年前战国时代猎鬼者的故事被彻底颠覆,之前天音夫人所阐述的历史与真实情况完全不同,而除了产屋敷一族的信息和黑死牟的回忆之外,故事中还存在另外一条记载战国时代历史的线索,那就是炎柱之书,然而,这非但没有解决剧情上的矛盾,反倒是让产屋敷一族的信息谬误更难解释,那幺加下来鳗鱼饭就和各位说说这起鬼灭之刃故事中的“罗生门事件”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在进入正文之前,有一点必须要强调,那就是 起始呼吸就是日之呼吸,无论在故事中还是官方公式书都是如此设定的,起始呼吸和日之呼吸是缘一所使用呼吸法的两种叫法,这两个词是同一个意思,起始呼吸只有日之呼吸,也只有日之呼吸是起始呼吸,至少这个设定目前还没有像火影中“历代最强火影三代目”那样被推翻,因此这就是不容置疑的事实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黑死牟的回忆

目前为止最为接近五百年前历史真相的,无疑就是黑死牟的走马灯了。黑死牟的死亡回忆虽然是主观视角,但阐述的大部分都是客观事实,在回忆中,继国缘一的耳饰从小就带着(并不清楚来源),他天生自带斑纹通透,成年后成为了一名猎鬼者,并将呼吸法的运用教给了同僚们,组成了初代使用呼吸法的剑士。在鬼杀队的历史中,缘一是首个也是唯一的日之呼吸使用者,而像炎呼这样的派生呼吸,也是在缘一的指导下出现的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缘一是唯一以人类身份活过25岁的开纹者,他在垂暮之年与黑死牟展开了最后的兄弟之战,却因寿终正寝而死,值得注意的是,此时的缘一已经没有佩戴他的标志性耳饰了。黑死牟的回忆中并没有提到缘一和无惨的对决,但提到了缘一死后,无惨与黑死牟将知晓日之呼吸剑型的人赶尽杀绝,这个信息颇为值得注意,“知道日之呼吸剑型”并不代表“能够使用日之呼吸”,但凡与缘一同时代的剑士,都属于是“知道日呼剑型”的人,但能够使用日呼的只有缘一自己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另外,由于“将知晓日呼剑型的人赶尽杀绝”这句话是黑死牟的主观判断,因此是不可靠的,且不说将与日呼关系密切的火之神神乐代代相传的灶门家,初代剑士的后裔炼狱一族也还活得好好的,并且在五百年间世世代代都作为鬼杀队的炎柱存在,甚至留下了历代炎柱之书的史籍,记录着与猎鬼有关的历史。炎柱之书也是除黑死牟回忆之外,故事中最为可靠的历史信息来源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炎柱之书

炎柱之书的记载与黑死牟的回忆十分吻合,其中不仅记录了起始呼吸日呼与其他呼吸的关系,甚至连天选者继国缘一天生斑纹、以及他所佩戴耳饰的样子都记载了下来,从炼狱槙寿郎凭耳饰认日呼来看,炎柱之书似乎也记载了日呼剑士只有一人。另外,炎柱之书记载了缘一和无惨的决战信息,尽管我们目前还无法知晓这段历史,但从炼狱千寿郎的描述能够看出,初代剑士中的炼狱家祖先并未参战,或许当年与无惨对峙的剑士只有缘一自己也说不定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产屋敷一族的信息

黑死牟的回忆与炎柱之书是能够互相兼容的,但却和产屋敷一族所知晓的历史信息大相径庭。在产屋敷一族的信息中,无惨曾被一批日之呼吸斑纹剑士逼入绝境,其中一人留下了有关斑纹的手记,而现任霞柱时透无一郎则是某位日呼剑士的子孙,认真看漫画的读者在看到178话后应该会发现,产屋敷一族所掌握的一切信息几乎全部都被推翻了,日之呼吸剑士只有缘一,无一郎是月呼的子孙,而留下手记的剑士可能并非缘一,因此也不会是日呼剑士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有关产屋敷一族的信息谬误,用时间跨度太久以及鬼杀队多次陷入毁灭危机确实能够解释,“初代使用呼吸的剑士们”被以讹传讹成“使用起始呼吸的剑士们”确实很合逻辑,毕竟很多不认真看漫画的读者也会把这两个概念混为一谈,不考虑其他因素来解释的话,信息谬误论确实能够自圆其说,但炎柱之书的存在却让产屋敷一族的信息谬误成了难以解释的bug。炼狱家族也是初代剑士的后裔,如果按照产屋敷一族的谬误信息来算的话,那炼狱家也应该是“日之呼吸剑士”的子孙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另外,炼狱家世代流传的炎柱之书记载了很多几百年间的历史细节,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初代剑士中只有缘一是日之呼吸(炼狱祖先与日呼同时期、槙寿郎凭耳饰认日呼),造成产屋敷家族信息谬误的唯一可能性,就是产屋敷与炼狱两家在几百年间从未互通过情报,这本身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,两家根本没有任何互相警惕或隐瞒的动机,而且这个锅也无法甩到撕毁炎柱之书的炼狱槙寿郎身上,炎柱之书被毁也就是这几十年间的事,炼狱家和产屋敷家至少合作了五百年。

《鬼灭之刃》:故事中的罗生门事件,有关五百年前的历史真相

综上所述,有关产屋敷一族的信息谬误是个无论怎样解释都很难自圆其说的bug,当然这类bug确实对剧情发展影响不大,少年漫画中吃设定忘设定确实很常见,尤其是周刊连载,作者很难保证照顾到所有设定,或许鳄鱼老师回头想起这个问题,会打个剧情补丁个bug圆上也说不定。